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留言,建议国家烟草专卖局出台相关制度规定,要求在烟盒包装上印制大而清晰的警示图片,以降低人民群众吸烟的欲望。9月17日,针对网友“在烟盒包装上增加警示图片”的建议,国家烟草专卖局回复表示,将继续加强卷烟包装警示研究,进一步做好烟草控制工作。(9月20日 澎湃新闻)

网友建议烟盒包装上印制清晰的警示图片,以降低民众尝试吸烟的欲望,这一建议非常合理,符合我们对控烟的主流期待。然而,国家烟草局的回复是:该局认真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规定的责任和义务,印上了“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语,至于网友的建议,该局将继续研究。

很显然,中国国家烟草专卖局用“继续研究”来回应,只是对网友建议的敷衍,没有采纳的诚意,是继续打太极。

事实上,民间关于在烟盒包装上印制警示图片的建议和呼声,一直没有断绝。早在2009年,中国卫生部就呼吁,在烟盒包装上印上折寿、自残、致癌、畸形胎儿等健康警示图形;2011年,中国疾控中心也建议香烟包装盒上印制警示图片;2019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提出在烟盒上印恐怖图片。

我国的烟民数量大致在3.5亿,每年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约100万人,占全球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中国的烟草占了七个“世界第一”。可见,中国的控烟形式有多么严峻。目前,全球公认的控制烟草流行的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在烟盒上印制“烟草健康警示”的恶心图形。然而,尽管机构和部门多次呼吁、建议,但职能部门要么假装没听到,要么干脆置之不理。

的确,中国加入国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之后,烟草部门也采取了一些控烟措施,比如不允许烟草广告出现,控制影视作品中的吸烟镜头,不允许烟草冠名等,但这些都是国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所规定的基本内容。鉴于控烟的严峻形势,我们应当采取更为有效的控烟措施,比如听取建议,在烟盒包装上印制恶心清晰的警示图片。

诚然,迫于汹涌的民意,中国的卷烟包装也经过数次调整:比如增加警语内容、扩大警语区面积、加大警语字体、增强颜色对比度。但是,这些所谓的“改善”,并没有像烟草专卖局所说的那样,警示效果明显提高。这是因为,吸烟警示只是在文字上做文章,远不及恶心图片更有冲击力。

中国虽然履行了国际《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但这仅是对缔约国最基本的要求。其他国家的烟草危害没有我国严重,但目前国际上已经有65个国家都在烟盒包装上印刷警示图片,新加坡更是将警示图片的面积提高到了烟盒的75%,为何我们就只能原地踏步走呢?所以,我们期待着中国烟盒包装警示能完成从文字到图片的突破,让恶心的警示图片承担其控烟的部分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