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很多书迷都反应不知道看什么书好,不知不觉的就陷入了书荒的境地,作为老书迷的小编对此也身同感受。今天小编继续给书迷们介绍好看的小说,分分钟让书迷朋友们看上瘾不睡觉!看好的话记得收藏,不怕以后再书荒了!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

青羽一醒过来就被器灵四狗契约了,还没来得及悲伤,四狗就说了【要想活下去,必须做任务。】青羽捂住被男主掐得生疼的脖子:“四狗啊,你这是不是有点玩笑了…这特喵是断袖啊,你是爷爷派来的葫芦娃吧!

“我若是被我家夫君如此对待,早就一头撞死了,哪里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

“若她不是王妃,你以为她现在还能在府里作妖,早就被休了,谁家能容得下这种女人。”

“你们听说了么,她在送给远安公子的糕点里下毒,被王爷抓了个现行,所以王爷才大发雷霆呢。”

“你说什么,她是在糕点里下的毒?完了,我们这几日不知吃了多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翠云听不下去了:“你们这几个没良心的贱蹄子,竟然在背后议论王妃,王妃要你们狗命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真将你们乱棍打死了,又有谁耐她何?”

王妃再不济也是王妃,岂是她们这群贱蹄子可以谈论的,而且她们与王妃在厨房相处的这阵子,半点不好都没有看到。

她受了伤也没有哭闹,反而宽慰她们说没事,平日里说笑玩闹也不会生气,大大方方的,大家教她她都十分认真的学了。

从前不知道,可跟王妃相处这几天下来,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不错的姑娘,欢欢喜喜嫁进王府结果发现自己的夫君是断袖。

被翠云一阵数落,几个丫鬟虽然十分不服气,可是也不敢说话了,怕动静太大被楚修阳听到,于是畏首畏尾的站在那里。

她们就站在他们身后,而且说话声音又没有多小,楚修阳练武之人怎么可能没听到。

不知为何,虽然她们说的都是事实,可是听到这些话,楚修阳心里竟然觉得十分不舒服,下意识看了一眼青羽。

“绿芝,带柳轩将映月轩里里外外翻一遍,记住,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掘地三尺也不要给人留有话柄。

上官家女儿的名声能不能保得住,就靠你了,你若是心疼舍不得,回头院里这些刁奴出去传话,我可找不到辩驳的话。”

青羽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声音轻飘飘的,不用猜也知道是因为身上的伤在作怪。

难得绿芝没有求饶没有退缩,而是上前恭恭敬敬给楚修阳行了个礼,然后朝着柳轩做了个请的动作。

楚修阳看了远安一眼,又扭过头看了青羽一眼,甩袖叫了一声:“柳轩。”随后头也不回离开了映月轩。

映月轩重新回归平静,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青羽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的笑容。

青羽皱眉,屋里点了安神香,她早就困得不行了:“你去回了远安,就说是我不好,连累他了,日后我一定注意,我今天累了,让他回去吧,有什么话,改日再说。”

云雀端了一碗鸡汤过来:“娘娘您醒啦,这老母鸡汤加了活血化瘀的药材,您先喝一些,一会奴婢再给您再擦一回药。”

器灵【进步还是挺大的,本仙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消除楚修阳对你的偏见了。】

她抿嘴,过了一会,十分认真的询问道:四狗,你说我追求远安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青羽拍床,不服气的说道:为什么啊,虽然我现在已经嫁人了,可是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啊,我跟藏獒真的清清白白,一点别的都没有。

既然都喜欢,那就公平竞争好了,做任务已经这么辛苦了,要是连甜甜的爱情都没有,那简直太折磨了。

器灵一时半会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无奈说道【你清醒一点,你跟楚修阳是夫妻,楚修阳是断袖,你不做好本职工作帮他转变取向就算了,跟他抢什么男人。】

青羽哪里还听得进去,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觉得这样一箭双雕,越想越美。

绿芝端粥进来的时候,看到青羽趴在床上撑着下巴在那里傻笑,还以为她家娘娘是疼傻了,连忙放下粥奔床来了。

简介:王曼曼一生最悲惨的事情不是一朝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变成人人可欺的模特,而是再相遇,原本司机儿子的晟微扬却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从此以后,王曼曼就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晟微扬,你不是说我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所以你要用一生来弥补我。

“当初你爸就是被她给害死的,现在你竟然要和害死你爸的凶手的女儿在一起,不想着报复也就算了,现在还这样做,你对得起你爸,对得起我吗?”晟微扬的母亲说着,表情更加的伤心了,而这些话,无疑说到了晟微扬的痛楚。

只见他走到茶桌旁边,将上面的被子全部扫落在地上,瞬间地上铺满了一堆的碎玻璃。

“妈,我知道是我不对,我陪着你。”他说着,便跪在了他母亲的面前,而地上的碎玻璃,就这么直接的被他跪在了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你起来。”她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的决绝,立马伸手要将他给拉起来。

但是晟微扬的脾气怎么可能她这么说就这么做,依旧固执的跪在自己母亲的面前:“妈,是我不孝。”

“儿啊,你知不知道,痛在儿身,疼在娘心啊,你这是在拿着刀子剜妈的心脏啊。”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坚持,竟然会伤害到了我最爱的人,以及我最爱的人的亲人。

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人,我的心里也没有比他们好过多少,我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走到了两人的面前:“微扬,对不起,我以为我的坚持能够补偿你,但是我想,也许我的离开,才是对你最好的。”

如果那个女人不是晟微扬的母亲,说不定我还能去争一争,但是那个人却是他的母亲,我只能让步。

第几次了,从他的房子里边搬出来,却又一个人无家可归,原本以为,这里就是家,但是却忘了,这里,依旧是晟微扬买的房子。

等到我在大街上晃荡了不知道多久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曼棕和曼妮两人放学会去,面对那一群的人,应该怎么办?

对面很快就接听了起来:“姐,你终于打电话过来了,刚刚晟夫人离开之后,晟总立马就出来找你了,说打你的电话也没有打通。”

我脸上露出一抹的苦笑,刚刚心里有些烦闷,看见上面有他打来的电话,便直接挂断了。

“小鱼,麻烦你先帮我照顾一下他们两个,等我找好房子之后,再将他们接出来。”

“既然觉得对不起,就不要到处乱跑,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赶过来接你。”

“你先别走,你将地址给我说清楚,我来接你,就算是要离开要怎样,也要当面说清楚。”

我看着面前的霓虹灯,突然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何去何从,可是,有些事,真的要当面说清楚。

最后,我还是将地址说给了他,随意的找了一个公交站台的座位坐了下来,等着他过来接。

下一刻,便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被人抱了起来,转过头去,才发现,晟微扬竟然就在我的面前。

这是要开多快的车子,才能这么快的来到我的面前,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抱着我的男人。

却发现,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之前在地上个自己母亲跪在一起的那种悲伤,就好像是走累了回家时候抱着我一起静静的走完这段路程一样。

我原本想要将这件事说清楚,但是没有想到,刚开口就被他给打断,我沉浸在这样的温情里边,想要再开口,却是没有了那个勇气。

算了,就先这样吧,就算是要分开,也要等回到家之后,带着曼棕和曼妮一起离开。

一路上,晟微扬的车都开的十分的慢,仿佛是因为知道后面的事情,所以要在这一刻,多一点的温,存。

可是,再慢的车程,也有到达的时候,等到下车的时候,曼棕和曼妮已经快速的跑了出来,面上全是被抛弃后的悲伤。

“姐,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刚刚小鱼姐姐给我们说你走了,我真的很害怕。”我伸手抹了抹两个小家伙的脑袋,语气里边全是宠溺:“姐怎么会不要你们呢,姐这不是来接你们了吗?”

难道是因为那些东西全是晟微扬买的,所以离开的时候,不给带走,虽然有些心疼那些衣物,不穿的话到时候肯定要买新的,这又是一大笔钱。

我一直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不要回头,我害怕万一真的回头了,就再也不想离开。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能够离开,反而被他一把拽住了手:“我允许你离开了吗?”

“微扬,你不要傻了,你爸去世,受伤的不只是你一个,还有你妈,难道你要她每天看着自己仇人的女儿整天在眼前转悠吗?你忍心吗?”

简介: 深情? 感动? 都没有,陆华侬这小半辈子经历了太多常人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痛苦与挣扎,她带着满身伤痕爬起来,步履艰难的向前走,她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 “你大可以当这是一场赌局,我会证明给你看,我秦山海值得你心甘情愿的压上这一生!” 为他这一诺千金,她当真压上了一生一世,往后数年,无论商场还是战场,家族如何争斗,她都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他身边,“我这一生,只为秦山海这三个字而活!”

当初顾承翊给他批了一个月的假期,是希望他把自己的私人问题处理完,然后好重新投入到工作状态。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乔希还是坐了牢,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每个人都要学会去接受现实。

可是顾盛宣还是跟以前一个样子,甚至还不如以前,工作上各种出错也就算了,还经常酗酒,烟也抽得比以前更勤了。圣嘉集团养着几千号人,当然不能容忍任何人尸位素餐,就是顾承翊自己的儿子也不行。

而且,顾盛宣是他亲自培养,寄予厚望,并将其视为公司继承人的儿子,他绝对不允许顾盛宣为了一个女人就这么消沉下去。他在副总的位子上,却不能给公司贡献利润,那就索性去档案室吧,每天跟各种档案打交道,磨一磨他的脾性。

反正档案室还有这几年来圣嘉集团所有的企划案,顾盛宣没事时可以翻看,权当是学习了。

难受,你不说安慰他,还给他降职,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盛宣不是你亲生的?是绵绵从别人家带来的?”

顾承翊任由她骂,可就是不改主意。被说得实在受不了了,才反驳道:“当初我爸也是这么对我的,你忘了老爷子活着时,是怎么把我发配到上海去了的?那时候我身上也没几个钱,去了买生活用品的,连吃顿西餐都不够,我对盛宣够仁慈,他要是再不懂事,那也不应该了。”

顾盛宣被降职的事,很快就在圈子里传遍了,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乔希所以才变得颓废的,所以当白芮芮的事一传出来,杜康第一时间通知了顾盛宣,让他赶紧找律师,尽快为乔希恢复名誉,接她离开那个鬼地方。

原本以为,再也等不到这一天了。哪怕他明知道乔希是冤枉的,可也只能让这个案子像很多冤案一样,被时间掩埋。即便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乔希也已经白发苍苍,把最好的年华都贡献给了监狱,再多的补偿也没有用。

可是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初白芮芮精心做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做的这一切,会因为梁公子的死而被揭发呢。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以为过得了大风大浪,便能一辈子平平安安,可是却不知,在阴沟里翻船的,数不胜数。

不过,大哥顾盛泽也说了,像是乔希的这种情况,还是要等到白芮芮的官司了解之后,还要走一些司法程序。不过,乔希毕竟是冤枉的,他可以找律师,多为乔希争取一点赔偿。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